黃子軒堅持10年熬出頭 曾窩火車嗑便當祈求老天給生路

腹黑小萌妃:皇叔,吃上癮 小說

黃子軒與好友KEN組「暗黑白領階級」。(獨一無二娛樂文化提供)

暂不涨价!阿舍快煮面 逆势再推新面体

黃子軒兩度獲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大獎榮耀,將於12月4日於新竹市風 livehouse舉辦「舊城派對-黃子軒母語創作十年演唱會」,回想自己踏入音樂圈的10年歲月,黃子軒不諱言曾經徬徨失意過,一度想放棄做音樂和表演,好在一切撐過來了,從新竹北漂又重回新竹定居,並在東門市場創立自己的音樂品牌與錄音室,有子萬事足的他,感念一路的貴人相助。

权力光谱
淡玥惜灵 小说

黃子軒回想當年往事,一個從新竹來到臺北的年輕人,在電視臺上着班,白天錄影寫腳本扛道具的執行製作工作,晚上回到了租來的套房,悶着頭開著錄音軟體,寫歌,嘗試在唱片公司月刊中投稿,期待能夠中一首歌大紅大紫,擺脫每天拮据的日子,大概有三年的時間,每個週五都是在練團室度過的,那時候根本沒錢去瞎混,看着同年紀的同學們,一個個買車買房,成家立業,黃子軒開始有了轉換跑道的念頭,有天夜裡他閉上眼,悲從中來的哭了,祈求老天能給他一條生路。

钰太 打进车用麦克风生态系

黃子軒與山平快。(獨一無二娛樂文化提供)

沉溺于你的光芒

立积营运低点将过 法人升评买进

當時在電視臺工作的他,因結識節目主持人謝宇威與彭佳霓(金曲歌后彭佳慧的妹妹),兩人對他照顧有加,謝宇威更常鼓勵他投入客家音樂的創作。「我的客語從小會聽,能講,但沒想過要用客語寫歌」;他想起有一天摩托車上的安全帽被偷了,戶頭剩下900元,提不出錢去買帽子。走了好久,找到一間可以存百元鈔票的ATM,存進了一百元后,把一千元領出來,買了安全帽,並撐到發薪水的那天。直到後來與認識20多年的高中好友周嶽澄(KEN) 以「暗黑白領階級」這個名字,得到臺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客語組首獎、現場演出獎、河洛語佳作,音樂生涯開始有了很大的變化。

第一次被邀請商演後,兩人拿着主辦單位給的兩個便當,還有一包現金,小心翼翼地在火車上的座位,一人一半對分。開心地吃着那個便當,控肉超柴,三色豆,加上超鹹的豆乾,黃子軒說:「我白天是上班族、白領階級加上暗黑,我覺得衝突又很有趣,我只是覺得好玩,這團好像是一個side project開始,卻意外地受到很多注意。」後來KEN離團,因此失魂一段日子的他重新打起精神,與好友們重新組團,喜歡山的他,也喜歡鐵道和客家的關聯,喜歡移動,喜歡慢的哲學,樂團就取名「山平快樂團」。

蛮荒武帝

力稳工业经济 陆工信部10大重点行业稳增长方案全出炉